<strike id="bz1np"><i id="bz1np"></i></strike><strike id="bz1np"></strike>
<strike id="bz1np"></strike>
<strike id="bz1np"><i id="bz1np"><del id="bz1np"></del></i></strike>
<ruby id="bz1np"></ruby>
<ruby id="bz1np"></ruby>
<strike id="bz1np"><i id="bz1np"></i></strike>
<strike id="bz1np"><dl id="bz1np"></dl></strike>
<span id="bz1np"><dl id="bz1np"></dl></span>
<strike id="bz1np"></strike>
<ruby id="bz1np"></ruby>

學習強國:百名記者進百村丨河南濟源:從王莊看有效銜接

任云飛、張家祥等“六漢子”都是河南省交通投資集團有限公司的人,現在他們的工作重點在河南省濟源大峪鎮王莊村,分別是河南省派駐村工作隊第二批、第三批的第一書記和隊員。

“習近平總書記強調,要接續推進全面脫貧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在王莊,我們一直在探索,并且已經有些眉目了!”2020年7月24日,太行山山谷里涼爽宜人,剛剛結束給愚公移山干部學院學員現場授課的第二任駐村第一書記任云飛說。

脫貧戶王小青問能不能買輛小汽車

“去年11月初,王小青把我喊到沒人的地方,悄悄說,她想買一輛小汽車,問上面有沒有政策,像她這樣的建檔立卡貧困戶能不能買?”駐村工作隊隊員周鵬說,他當時直想笑,脫貧了為啥不能買小汽車?

當年11月10日,王小青就買回來一輛SUV。7月9日中午,王小青剛從村雜糧加工廠下班回來,她指著門前停車場上那輛輪轂上還系著紅帶子的小車說:“這個車辦下來花了11萬,貸款5萬,一個月還2500元。”

王小青家被識別為貧困戶是因為她公公得了“賴”病:一個月去焦作住院一周,一次沒有5000元下不來,到公公去世,賬“壘”起來了。

王小青的丈夫叫薛龍東,是個有手藝的人,在外打工一個月至少能收入5000元;婆婆身體還好;兒子在上大學,因為是貧困戶,一年的各種“外援”有1.8萬元,基本夠上學花銷;王小青在村里有個益貧崗,每月1000元,她在雜糧車間上班,月工資2500元,正好夠還車貸。

其實王小青是可以全款買車的,不過她說:“慢慢還吧,家里不放點錢,心里不安穩。”

王莊村共有165戶、602口人;建檔立卡貧困戶12戶41人,2019年年底全部脫貧退出。

養牛、務工、蔬菜制種、開農家樂,現在的王莊村,家家無閑人、人人能掙錢。

2019年,王莊貧困戶人均年純收入是14771元,而全村人均年純收入是8584元。村里人都很羨慕建檔立卡貧困戶。

經過幫扶,王莊村戶戶都有持續增收的途徑。穩定就業,筑起了防止返貧的屏障。

村集體賬上趴著60多萬元存款

鄉村振興集體經濟不能缺位。

“我專門問了問村會計周吉亮,王莊村集體賬戶上現在有存款60多萬元!但在2015年我們集團沒有駐村幫扶前,村集體不僅沒有存款,還有點外債。”任云飛說。

集體的收入怎么來的?都是幫扶的結果。戶戶通路、電網改造、小流域治理、生態修復、美麗鄉村建設等,這些年多個渠道投資在王莊村的政府資金加上社會資金超過了4000萬元。

“但這些投資多是沒有現金回報的,我們嘗試讓集體養母雞,年年都下蛋。”任云飛說。

村里引進了一個汽車公園,集體入股162萬元,固定年收益10%;村集體投資45萬元購買了手套生產線,年租賃費收益10%;投資50萬元利用民居建造的老酒坊,每年集體收入3萬元;投資67萬元建在村里的雜糧生產車間,年回報率8%。

“還有連鎮帶村項目投資等,村集體的投資項目逐年增加,至今7個項目共投資460萬元。”任云飛說,2017年王莊村的集體收入是10萬元,2018年是20萬元,2019年是30萬元,預計到2020年年底,村集體的賬上應該有100萬元存款。

集體有錢了,給群眾辦事就有底氣;逐年壯大的集體經濟,鋪下了王莊村厚實的民生家底。

外出的王莊人開始回村了

“推進全面脫貧與鄉村振興有效銜接,必須有產業吸引人、有錢掙留住人,長久之計還是把外流的本村人吸引回來。”張家祥說,他是今年3月到任的駐王莊村第一書記。

去年,村民王小敏的女兒從中國政法大學碩士畢業后,入職于北京一家律師事務所。兒子學汽修后,才去北京一家4S店上班。

“這是一個典型的因學致貧家庭,孩子畢業、就業了,就什么問題都沒有了。”任云飛說。

王小敏說:“去年年底,閨女能落戶北京,她給家里打電話說不想遷戶口,還準備回來就業,她的這個想法家里很支持的。”

周吉亮算了個數字:王莊村的戶籍人口是602口人,原來常年生活在村里的不足200人;現在一部分人回鄉創業、就業,有320人,加上戶籍不在村里的外來人口,實際生活在村子里的有將近400人。

汽車公園有8名外地人、太行周莊農莊有5名外地人、口罩廠有40名外地人、酒廠有2名外地人、養雞場有5名外地人。

“劉溝自然村有個老光棍叫趙龍,是個建檔立卡貧困戶,養牛脫貧,每年都要賣倆小牛犢,加上還會給牛看病,掙錢了!鄰村一個喪偶的婦女在口罩廠上班,經人一撮合,趙龍當了新郎官!”周鵬說。

太行周莊農家賓館的老板叫周東風,是個回鄉創業者。他兒子原來在濟源經營酒店,現在他們已經把市內的店轉讓了,兒子也要回到村里來。

有了汽車后,王小青下一步也想在濟源市區給兒子買婚房。

任云飛說,他是支持王莊人到市內買房子的,這種短距離的城鄉兩棲現象,未來有可能是鄉村振興的常態。

生態美、產業興、民風淳、人氣旺,從脫貧攻堅到鄉村振興,王莊村在有效銜接中穩步前行。

采訪手記

兩年前,記者第一次到王莊村采訪。這次再來,記者被這里的村容村貌和王莊人的精神面貌震撼了:脫貧了、就業了、致富了、買車了!

脫貧了如何持續增收,小康后如何幸福長久?沒有了幫扶,王莊如何在小康路上快步疾走呢?

駐村第一書記和駐村工作隊一直在探索回答“后事如何”的問題。

壯大集體經濟、保證村民穩定增收、恢復鄉村的人氣和元氣,王莊村在脫貧攻堅過程中,調動村民積極性,激發鄉村內生動力,防范集體資產流失,項目引進過程中著眼實際、著眼自主、著眼未來,把脫貧攻堅和鄉村振興進行了有效銜接。

避免了“鼠目寸光”,太行山上的王莊村要“一覽眾山小”。

鄉村名片

濟源示范區大峪鎮王莊村地處濟源西南山區,是全國生態文化村、河南省森林鄉村,2018年4月掛牌為國家AAA級鄉村旅游景區,是愚公移山干部學院脫貧攻堅現場教學點。

王莊村區域面積12平方公里,耕地面積668畝,居民組6個(老莊、西溝、王莊、周莊、化坡、劉溝)。全村165戶、602口人;建檔立卡貧困戶12戶41人,2019年年底全部脫貧退出。(河南報業全媒體記者 宋朝)

(原載于2020年7月30日《河南日報》3版)

https://article.xuexi.cn/articles/index.html?art_id=14394203737458978725&item_id=14394203737458978725&study_style_id=feeds_default&pid=&ptype=-1&source=share&share_to=wx_single&from=timeline

思思99热re久久最新地址获取